推广 热搜: /不锈钢制品  板链流水线  水稳拌和站  对口器  专线直达  磁控约束带  干式变压器冷却风机  二灰拌合站  稳定土拌和站  钣金加工定做 

惜她如命的哥哥,她便觉得心中如万蚁撕咬般疼痛

   日期:2020-10-20     浏览:1    评论:0    
核心提示:是的,是痛恨!痛恨着他们背着方氏集团继承人这一身份!痛恨着他们拥有的父亲留下来的巨大财富!方婉毕竟才十四岁,她完全不知
  是的,是痛恨!痛恨着他们背着方氏集团继承人这一身份!痛恨着他们拥有的父亲留下来的巨大财富!

    方婉毕竟才十四岁,她完全不知道她爸爸留下的财富有多大,大到足以令无数人趋之若鹜!她不知道贪婪就如入水的墨滴,一旦触及,迅猛而又决然地吞噬着周边一切可以让它扩张壮大的事物。

    “他在那!快!跟上!”

    “这一次一定不能让他跑了!”

    “踏踏!踏踏!”很快,十几道身影就出现在她惊恐的视线中,紧接着,嘈杂的脚步声便追逐着前面那道瘦削而又坚挺的身影而去。

    蓦地,方婉瞄到最前端那个一身墨黑西服的魁梧大汉抽出了他别在腰间的枪,用那闪烁着寒光的冰冷枪口对准了前方那道单薄的身影。

    她瞳孔骤缩,全身止不住的颤栗,巨大的惊惧如海浪般一波又一波的将她淹没!让唯一支撑着她的支柱轰然倒塌,支离破碎,灰飞烟灭,万念俱灰的失去了呼吸的能力,也让她失去了思考。

    只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恨,如火山爆发般在她的心中翻滚,在脑中腾跃,越来越疯狂,越来越汹涌。

    “啊!”

    随着“啪!”的一声,那股恨,像打破了某种禁制,终于冲破了她的身体,自她的脑中疾射而出,直冲向那十几个彪形大汉!

    “啊——啊——”

    几秒过后,山中只剩下她嘶吼的回音在荡漾。

    而她正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可心中的担忧让她不顾脑中的剧痛,深吸了几口气,便急忙的找寻那道被她刻在心中的身影,然而眼前的情形却叫她身心俱震!

    只见远处的草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道身影,这其中就有方墨!

    她惊恐的忍着脑中抽痛,拖着无力的身躯从草丛中爬出,跌跌荡荡的跑向方墨,跑向她唯一亲人!

    虽然她不甚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她隐约知道,这一切肯定跟她从小就异常敏锐的感知力有关。

    她也不了解自己的感知力,只知道自己从小就与其他人不同,能够听到远处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可以察觉出别人察觉不出的细微变化。

    只要一想到自己可能无意中伤害了哥哥,伤害了那个疼她如宝、惜她如命的哥哥,她便觉得心中如万蚁撕咬般疼痛!

    二、三十米的距离宛若两三百米,竟花光了她所有的力气!当她察觉到方墨那微弱的气息时,方婉顿时如干瘪的海绵投入海中,生机与力量瞬间充斥着全身!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