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不锈钢制品  板链流水线  水稳拌和站  对口器  专线直达  磁控约束带  干式变压器冷却风机  二灰拌合站  稳定土拌和站  钣金加工定做 

重生在一个叫艾慕儿的小女孩身上,重点是她今年才五岁

   日期:2020-10-20     浏览:1    评论:0    
核心提示:圣芒大陆,西大陆的月曜国帝都,艾家。落日沉静的光芒扫过三层阁楼的琉璃重檐,越过顶楼清幽典雅的书房,洒满了二楼的窗棂。越
  圣芒大陆,西大陆的月曜国帝都,艾家。

    落日沉静的光芒扫过三层阁楼的琉璃重檐,越过顶楼清幽典雅的书房,洒满了二楼的窗棂。

    越过雕花木窗往里看,优雅的房间内尽是古色古香的摆设,倒是东北角的案上开得正是娇艳的风信子,用于休憩的小塌上做得惟妙惟肖的人偶布玩,还有那檀木斜倚边雕刻得别致可爱的摇摆木马让整个房间增添了不少童趣。

    此时的房间内异常安静,安静得只有一深一浅的两道呼吸声在空气中回荡。

    深的一道来自矗立于床前的男子,不,应该说是男孩,看起来有十二三岁的样子,但稍显稚嫩的容颜泄露出他尚不足十岁的年龄。

    他那张还带点婴儿肥的脸上,一双能洞悉一切的深紫色的眼睛如一口古井般深邃,一身墨紫色的绸缎,腰间缀着碧翠的宝石,配上那银灰色的头发,顿时让天地都为之失色,让人不知不觉中就自惭形愧。

    顺着他清冷的的目光过去,那是一个小人儿,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另一道呼吸的主人。

    床上的人儿一头中长发如瀑布般披散开来,几缕发丝调皮的垂下床檐,如白玉般毫无瑕疵的肌肤白的有些透明,薄薄的唇上也泛着白,似乎尚在病态中。

    夜子烨看着那紧闭的眼睛,安详的睡颜,第一次觉得小孩也并不一定是让人讨厌的生物,最起码眼前这个就是安安静静的,不会像他以前遇到的那些孩子一样,不是用怪异的目光打量着他,就是围在他身边叽叽咋咋的说个不停。

    沉浸在思绪中的夜子烨似乎并没有考虑到沉睡中的人该如何不安静这个问题。或许并不是没有考虑,自小被称为天才的他又怎会连这点都没有想到呢?或许是多年的冷心冷清让他对周遭的一切都不感兴趣,难得遇上一个不讨厌的,能忽视的问题便都忽视了吧!

    “嗯——”

    无意识的嘤咛如入水的石子般打破了这难得的平静。

    只见床上的人儿眉头紧蹙,双唇紧抿,额上更是冷汗连连,头也不安份的扭动着,双手无意识的挥动,似乎正在经历着什么痛苦。

    突然,夜子烨的一只手被一个柔软的物什揪着,软糯糯的,暖烘烘的,看着手上那雪白的柔荑,讨厌他人触碰的夜子烨破天荒的觉得这种触感甚是美好,便忘了甩开,待到小人儿舒展开了眉峰,竟不自觉的露出很久以来的第一个笑容。

    “艾慕儿?慕儿……”

    而此时的方婉原本在做着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她正躺在洁白柔美的白云上酣睡,她似乎睡了很久,可全身心每一个细胞都尽情放松的舒适让她久久不愿醒来。然而一阵钻心的痛却如潮水般向她脑中涌去,接着一连串的记忆便走马观花的在她脑海里闪过。

    好吧,虽然她离开了那个她熟悉的世界,但上天似乎异常怜悯她,让她重生了,重生在一个叫艾慕儿的小女孩身上,重点是她今年才五岁!五岁啊……

    好吧,那就当一切重新开始吧!方婉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可这么一想她又觉得有些悲伤,悲伤着曾经的一切。一种过往的一切都将烟消云散的悲哀油然而生,仿佛曾经的一切都是不曾存在的梦境,梦醒了,所有的故事也将因模糊不清而逐渐消散,连同她那最爱的哥哥!

    唯有那如水草般紧紧缠绕在她心底的牵挂,还告诉着她曾经的一切还在,在她的心中,直到永远,永远……

    这么想着,方婉,不,应该说是艾慕儿,她努力地撑开那双沉重的被长长的睫羽覆盖着的眼皮。

    夜子烨看着床上的小人儿睁开了双眼,看着她那一副刚睡醒而又尚在迷糊状态中眨了眨眼的萌态,配上她那一双湛蓝湛蓝的如水晶般透亮的大眼睛,顿时有些移不开眼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纯净的人儿呢?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